彩色长沙 全城斑斓

2021-11-24 10:01:25 [来源:长沙晚报] [编辑:刘茜]
字体:【

滨河路上的无患子树会变得通体金黄。罗清摄

松雅湖上的芦苇荡令人着迷。

沙湾公园里的栾华林,有一种武侠大片的现场感。

烈士公园的每一处都是一幅画。

夕阳西下的冬日后湖,如绚丽的油画令人沉醉。本版图片除署名外均为 申芙蓉 摄

申芙蓉

十八年历程,从樟树独霸天下到满城色彩缤纷

多年后,长沙人一定会想起2021年这个秋末冬初。

几乎所有长沙人的朋友圈,都在晒这段绵长的阳光灿烂的日子,这让号称“没有春秋,只有冬夏”的长沙,有了个绚丽的秋日。人们尽情地展示着在街头、在公园、在山野、在河畔,甚至就在自家的窗前门外,所看到的一切色彩:金黄、明黄、橙黄、褐黄、大红、橘红、紫红、绯红、棕红……

满城斑斓。

这无所不在的斑斓,让人欣喜,又让人有些措手不及,甚至百感交集。

满世界的樟树满世界的绿色

43年前的冬天,我家从陕西汉中搬到了长沙。

到长沙的第一天的早上,打开门,我看到了满世界的樟树,满世界的绿,这是属于长沙的秋冬色彩。

此后漫长的岁月中,我被长沙一年四季的满世界的绿色包围着,觉得理所当然。虽然,那时岳麓山的枫叶、银杏依旧点染江山,烈士公园的湖堤水杉依旧秋色绚丽,五一大道上那棵银杏依旧孤零零地黄着,但那只是整个城市绿色版图中,一处处的彩色亮光而已。而对于一个整天读书的孩子来说,我所走过的四季,都是绿色的。虽然后来我发现了樟树在春天也是落叶的,只是在叶落的同时,新叶已经挺立枝头。但即便樟树新芽那不同平常的嫩绿,都会让我昂着头看上半天,因为那点透着黄的绿,毕竟不同于那满世界的厚重的浓绿。

樟树,因其冠高、姿秀、叶茂、势挺,颇能象征长沙人民艰苦奋斗、坚韧不拔的精神情操,而在1985年被评为长沙市的市树。在成为市树之前,它就已经占据了长沙市的街头巷尾。据2011年刊发的一篇《长沙市行道树的调查研究报告》指出:“20 世纪70 年代以前,长沙市的行道树树种以泡桐、香樟等乡土树种以及适应长沙气候的外来树种英桐为主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速生性的泡桐树逐渐被新的树种所取代,使得香樟、英桐成为长沙市行道树的基调树种。20 世纪80 年代后期,城市不断发展进步,新的树种被引进和推广,形成以香樟和悬铃木为基调树种的格局。”也就是说,无论世事如何变化,樟树在长沙行道树、园林树之中的霸主地位始终如一,高峰时期,长沙行道树近80%都是樟树。

而相配搭的广玉兰(2000年前的五一路有、现在的韶山路有)也是常青树,虽有悬铃木(我们所说的英桐、法国梧桐,都是悬铃木的分支)是变色的,但因其易生虫和春天有飞絮,并不受长沙人待见,只在劳动路等少数几条路上和一些学校里有栽种。因此,长沙曾经的秋冬,就是我所看见的——满世界的绿色。

八一路的银杏带来的微妙感觉

植物,是人感受自然、感受四季,甚至感受生命最直接的载体。

于我而言,对于四季的美妙感受,是从八一路的银杏开始的。

大致是1983年前后,八一路从清水塘到韶山路口之间,两边种上了银杏树,据20年之后的一篇报道说是200株。这样一个小小的变化,不知道别的长沙人有什么感受,但可以明确的是,作为一名中学生,从那一年开始,我能真切地感受到四季的美妙:春日,银杏的小芽一点点萌发,由鹅黄、嫩绿到翠绿,再到夏日的墨绿;然后在秋风起时,叶子从边缘开始渐渐变棕变黄,直到通体纯粹地金黄;最后,在冬日的微寒中,叶子飘落,夕阳西下时,放学骑车从八一路走过,天上地下一片金色,有一种梦幻之感,让内心的焦虑顿然消散。

“如果你能看见橘色的空气,那么便能得知太阳爱你。”昨天女儿给我看她朋友的一首诗,这两句话,正是我那时的心情,那种被大自然爱着的感觉,真的妙不可言。

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上任长沙市一中校长的马清泽,是一个无比看重美育的人,在他的任上,一中的半亩方塘的南边,种了九株银杏。于是,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,这九株银杏,蓬勃生长,每至秋日渐成一中一景,甚至成了长沙市观赏银杏的佳处,更成为许许多多长沙市一中人最美的少年记忆,让这些少年明:这自然是可爱的,而自己也是被这天地爱着的。

惟其少,便觉其珍贵。

或许,对于一个五彩四季的期盼,就是在这些小小的尝试中开始了。

色彩从2003年开始缤纷

2003年8月9日,《长沙晚报》刊发了一篇《八一路银杏果满枝》的图文消息。消息的导语这样写道:“‘笑指树头新结子,青青都在寄生枝。’日前,省会长沙八一路人行道上的银杏树喜结新果,引得不少市民专程前去观看,成为星城一大奇观。”而摄影记者在图片下方的解说是:“这就是难得一见的银杏果。”

“一大奇观”“难得一见”,这是当时长沙树木种植单一的形象表述。

也就是从2003年开始,一种无声的变化开始了。

那一年的秋天,长沙市创建“皇冠滚球省园林城市”。作为宣传策划人,我全程参与了这个活动。在创建的过程中,专家们提出了要让长沙植被本土化、多样化的发展观点。

最初的变化,是从种植桂花树开始的。

在此之前,烈士公园南门有桂花林,桂花西路有桂花公园,如此郑重其事地以桂花命名,足见桂花是个稀罕物。那时的海天山庄,因桂花种植多,到了秋天,便以“闻桂香、喝桂酒”为广告语,竟能吸引众多城市人前去赏玩。

当2004年的秋天来临时,长沙城突然就满城桂花香了。行道上有桂花树,小区里种桂花树,新建的社区公园、绿化带到处是桂花树。一至秋天,长沙城再也不缺花香了。

接下来,便是樱花、茶花、玉兰树、合欢花、红叶李、梅花、杜英陆续而至,在马路的两边,在新建的小区里。长沙的春天,因着这些植物的丰富,不再只是广玉兰的白色、迎春的黄色和杜鹃的红色了,而是姹紫嫣红,风光无限。

再接着,随着路网的改造,随着全社会对于植物多样性的认知,栾树、无患子、红枫、悬铃木、银杏、黄栌等彩叶树纷纷进入长沙人的生活。

2014年,芙蓉路八一桥到波隆立交桥路3.6公里的绿化带里,仿佛一夜之间,570多株银杏,傲然耸立,它们如整装待发的英武将士,拉开了长沙全城变色之旅的巅峰时刻。其后,芙蓉路全路段、福元路、三一大道、人民东路等主干道上,一行行银杏树挺拔而立;滨河路、梅溪湖路、星沙城区,一道道悬铃木斑驳亮相;劳动东路,浏阳河鸭子铺河堤上,高挑轻盈的复羽栾树灿然而立;开福大道,矫健丰硕的北美红枫迎风招摇;还有滨河路上,娇羞柔美的无患子悄然出现……更多本土的彩叶树,出现在房前屋后、街头巷尾。

七年后的今天,这些新生的力量,已经浩然成为长沙城区最灿烂的自然力量。虽然樟树依旧以一种背景的姿态,奠定着长沙城秋冬的基调,但这些彩叶树,在樟树的陪衬下,让长沙城的面貌焕然一新。

全城斑斓,那些值得一去的地方

2021年,走出家门,你会置身一个彩色的世界,或者站在家中,推开窗户,你会看到一个五彩的天地。

全城斑斓,充满自然的大爱!

因此,你不用去远方,好地方就在你身旁。让我们一起寻色长沙,看看这些美好的地方。

岳麓山:百看不厌的千年风韵

秋末冬初,人们到岳麓山,是冲着枫树来的,“停车坐爱枫林晚,霜叶红于二月花”的千古绝句,是岳麓山最好的文化名片。香山红叶,其实更多的是黄栌,而真正以香枫著名的千古景观,实非岳麓山莫属。

而我以为,岳麓山的彩叶,最美的却是银杏,不管是云麓宫边的那株700多年的巨型银杏、麓山寺门前的那棵清雅银杏,还是岳麓书院庭院里的几株挺拔银杏,因为与古典建筑相伴,便让那一抹抹纯正的金黄,拥有了背后的故事、传奇的色彩。

烈士公园:每一回首都是经典

去过许多的城市,看过无数的公园,每每来到烈士公园,还是觉得这里才是如此的不可多得。这不仅仅是因为它以山环水绕的生态位于城市的中心、具有中国古典园林的布局与规划,更是它的植被的丰富和亭台楼阁的建造。秋风起后,烈士公园的多彩风情便次第展开了:湖岸的柳树黄了,湖心水堤的水杉红了,那些间种的枫树、黄栌、榉树、朴树、乌桕开始以不同的色调和气质点染在公园的角角落落。于是,走在水杉林间,或者走在湖畔,又或者在夕阳西下时的某棵树下,拿起手机,取一角树色,到处都是近景、中景、远景完备的风景大片,温暖而经典。

后湖:山明水净色彩缤纷

后湖的美妙,是需要深入其中才能体会的。那些在曲折的湖岸高高低低生长着的,成片却又交错地分布在湖的四处的栾树、乌桕、水杉、银杏,那湖中岛的水畔密密地长着的芦苇和那些岸上千奇百怪的建筑,只有深入其中,才会发现每一棵树安放得恰如其分,每一栋楼都不可替代,每一缕日光投影下来,都有不尽的快意。

后湖的美妙,也是要站在高处,才能真正明了的。坐在咖啡馆四楼的露台上,放眼望去,深深浅浅的红、黄、绿,深情地拥抱着一汪清水,并脉脉地与不远处的岳麓山连成一体,在湛蓝的天空下,高远而清澈。

松雅湖:天高湖阔自在行走

松雅湖,是一个向市民敞开的生态公园,这里充满着从容与自在的气息,在这样的季节,更是如此。这里没有移栽的断头树,所有的树,都是新生的模样;这里没有过度的人为造景,植被的布局与呈现,都是舒缓的样子。

沿湖而行,有时是一片水杉,从坡地一直延伸到水边,水杉中的小路沿坡地上下,有着闲散的节奏感;有时是几株悬铃木,这几株和前面后面的几株,隔着大片的草地遥相呼应着;有时是一片深入湖中的栈道,曲折往返,栈道边是高高的芦苇,雪白的芦絮在风中飞扬着;有时,就是一片浅草,任由人安放自己的脚抑或身体。离湖稍远处的坡地上,种着各式各样的树,多是一种树成片种,而每一种又只是一小片,因此多种树有序而又交错地生长着,别有一番热闹又别有一种和谐。

这样大气的布局,真的是配得上天高云淡的季节,让人成了这里的主角,心胸里荡起“海阔凭鱼跃、天高任鸟飞”的豪情。

沙湾公园:栾华林中光影灵动

走入沙湾公园,这个曾经没有特色的山包,却总让人有惊喜,因为它的园林设计如此专业。沿着山坡,有一片片的梅花、樱花,在初冬里,看着它们宽缓从容舒展的模样,便会想得到春天花儿成片开放的明艳。北向的山坡,有大片的草坡,一片芙蓉、几株银杏疏疏落落地立着,站成了一种北欧般的山野风光。

最让人感慨的,是那片远远望去不起眼的栾树林。它们在南向的坡上,需拾级而上才逐渐看到它们的模样。人往上走,一片笔直树杆一点点出现在视野,那些树杆直冲云霄,而树杆的中央是一个古色古香的亭子。一条棕色的木质栈道,在树林中一路穿行迂回。行走其间,如同穿越到某个武侠剧的场景,风在吹,光影在摇动,那样迷幻。当树叶发黄的时候,一片金色,连叶柄都透着光,又是那样浪漫。栾树,是皇冠滚球本土最不值钱的一种乡土树种,沙湾公园,竟然为这样一种树设计了这样一个场景隆重登场,让人体会到它的美它的好,这样的一份用心,真的令人感动。

沙湾公园建设时的负责人黄哲说起这片栾树林的设置,津津有味。当时这里长满了一片构树,构树树杆笔直,但树冠和树叶并没有特色。为了烘托氛围,便将同是树杆笔直,树叶呈羽状、秋后有粉色果衣的栾树加种其间。没想到种好后,别有一种野趣与温情,从而成就了这片在全国为数不多的栾树景观。

三叉河:十里水杉时光隧道

长沙县的江背,曾经有个很韵味的名字,叫“五美”。五美出了一位革命教育家——徐特立,五美还有一条小河叫三叉河。

2004年,我开始作旅游版时,曾经满长沙地转悠。有一次从柏加采访回来,莫名地闯入了一条悠长而又悠长的水杉林,水杉林的边上是一条小河。车子在那遮天蔽日般的十里水杉林间行驶,仿佛了无穷尽,又仿佛时时在穿越。

前些天,好友王静,这个在园林系统工作的文学爱好者,又一次将我带到了这里。这一次,我知道那条小河叫三叉河,而河堤上的水杉,则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整修河道时种植的。种水杉,原本是想固堤保水,却不经意间,竟使这条十里河堤成了一道无与伦比的风景。

“人们叫它‘时光隧道’,人走进去,就迷失了时空。”王静说,“春天时,这里是一片嫩绿,到了深秋,这里又是一片棕红,很震撼。”

沙坪:邂逅一路幻彩乌桕

总想看到成片的乌桕,这是近几年我的执念。

初秋时,去圭塘河采访,惊喜地发现在溪悦荟五号楼的西面坡地上,有一片人工移植的乌桕树。我以为自己找到了宝,满心欢喜地等着天凉后去一睹风采。

那天穿过沙坪去北山,车子从中青路转进通向沙坪小镇的037县道,道路的左侧也是一条小河。在转入这条路的一瞬间,我惊喜地发现,这条长长的小路,西侧是槐树,东侧竟是枝叶相连、绵延向前的一整排乌桕树,长达数里。这里的乌桕,已经有了斑驳的色彩,只是还没有红透。这一路的斑驳,让我充满了好奇,这树是哪个年代种的?是哪个热爱乌桕的人提议种的呢?所有的好奇,都缘于在长沙,是极难找到这样大规模、大规格的乌桕树群的。因此,在我看来,这条长满乌桕树的北部乡村之路,竟有了一种密境之感。

植物的多样性,不仅让我们大饱眼福,更让我们满心欢喜:自然是如此之美,生命可以如此绚烂,它们以其全部的付出,让我们觉得,我们是被滋养着的,被爱着的。这,是多么值得!

来源 长沙晚报

今日热点
焦点图